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,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。
我知道了

「我要成為世界最有名的DJ!」──不甘願只當nobody,DJ RayRay刷出國際電音夢!

作者:吳佩旻  圖片:卓杜信 

身形嬌小的她,有個宏大的夢想,立志站上國際舞台,讓全世界看見她,並且感受來自台灣的音樂。

熟悉電音圈的人,一定聽過“DJ RayRay”,她本名是趙心蕾,畢業於台灣大學人類學系。2013年,她成為史上首位進入「Red Bull Music 3Style」世界DJ大賽總決賽的女DJ,更被亞洲最大的DJ經紀公司「Supermodified Agency」簽下。如今,她不到30歲,已身兼DJ及音樂製作人。

一頭紫髮,臉上穿著鼻環,衣著一身黑,踩著厚底鞋,搭配迷人電眼的趙心蕾,在她平時工作的OMNI夜店受訪。打扮「很殺」的她,說起話卻很爽朗,講到興致處,還會隨機哼唱幾句,彷彿腦中有個隱形唱盤,不時沉浸在她專屬的音樂天堂。偶爾,她點起菸來抽,在吞雲吐霧中展現豪邁與真實的一面。

趙心蕾23歲就獲得「Red Bull Music 3Style」DJ大賽首屆台灣區冠軍,並以黑馬之姿,站上加拿大多倫多競爭激烈的世界總決賽舞台,從此改寫她的人生。

2016年,她打敗上千人,進入「加拿大蒙特婁Red Bull音樂學院」,與全球音樂新秀較勁,也登上如超世代音樂節(Ultra Music Festival)等國際知名電子音樂祭。

儘管已在亞洲占有一席之地,她卻不以此自滿,近年她積極出國巡演,努力向世界證明自己。

2019年8月,趙心蕾站上比利時的明日世界電子音樂節(Tomorrowland)舞台,完成一項人生清單。她沒沉浸在喜悅中太久,便急尋下一個挑戰:「我想去EDC!」(編按:世界三大電音舞台為明日世界電子音樂節、電音雛菊嘉年華〔EDC〕、超世代音樂節)。

一個小女生,竟有如此鋼鐵般的意志,她笑說,「我很喜歡忙碌,閒不下來。」

社團倒了就自己創,規模更大

看似平步青雲的歷程,背後卻有一段曲折。趙心蕾從小學古典樂,被媽媽逼著練鋼琴,高中時才發現自己對「低音」情有獨鍾,於是主動要求學大提琴,在朋友引薦下,她首度接觸嘻哈音樂,一聽便愛上,從此一頭栽進電音的世界。

後來,她發現有個職業叫DJ,每天刷唱盤、放歌給人聽,對此欣喜萬分,但一套6萬元的設備,對高中生猶如天價。沒做過家事的她,在披薩店打工半年存錢,過程嘗盡艱辛。然而,為了一圓DJ夢,她仍沒放棄,有了設備後,趙心蕾每天拚命練習,「跟唱盤的相處時間比家人還多,」她笑道。

填志願那刻,為了加入台大嘻哈文化研究社,她考上台大人類學系,入學後卻發現社團倒了。倔強的趙心蕾找來朋友創社,跑流程、排社課、邀業師,全都自己來,憑著一股傻勁終於成功,迄今社團的規模甚至勝過以往。

音樂才華受到賞識,趙心蕾大一時獲邀到知名的LUXY夜店擔任駐場DJ。然而,眾人羨慕的眼光,沒讓她止步於此,反倒自許更上層樓。

「為什麼大家都不認識我?」趙心蕾成名前不斷自問,也問遍身邊的人。她一邊累積經驗,一邊到處參賽,終於闖出名號。

「機會是自己創造的!」儘管遇到挫折,她也不氣餒,「因為那都是使我變得更好的養分,」趙心蕾說。

勇於探險,走出自己風格

一路提拔趙心蕾的theLOOP音樂總監楊華江表示,好的DJ會視現場狀況,用音樂挑逗客人的感官,讓所有人都玩得盡興,這點趙心蕾做得很好。

他形容,她像是塊海綿,喜歡吸收新事物。每每從國外表演回台,總會帶回新觀點,進一步用來預測未來台灣的音樂市場與流行趨勢。

負責操刀2019年台北燈節主視覺設計的藝術家李明道,此次找來趙心蕾合作。他觀察,趙心蕾身上散發出的巨星特質,使她站上舞台極有群眾魅力。另外,她也知道如何透過音樂跟群眾溝通,合作下來讓人看見她的高EQ及理解能力。

「不論是創業者或藝術家,都應該是個『有意志力的探險家』,」李明道說,他在趙心蕾身上看見了這股勇於挑戰的精神,值得年輕人借鏡。

近來趙心蕾發行EP,藉此解決饒舌歌手可用音樂版權不足的困境,也與Crisis Era、Yellow Claw、吳卓源、ØZI(陳奕凡)等國內外知名藝人合作,並嘗試融合國樂、爵士、現代藝術等元素,走出一條新的道路。

談起未來目標,趙心蕾收起笑顏、認真思考後說:「我在亞洲雖有知名度,在歐美卻仍是nobody,今年起我將走出舒適圈,去學習更多事物,目標是成為世界最有名的DJ!」她的語氣鏗鏘有力,猶如電音的重節拍,迴旋在耳畔。

 

林懷民
【重仁塾影音珍藏】願景使命:堅持夢想及初心,是最大力量
NT$990 NT$390
林懷民
【重仁塾影音珍藏】願景使命:堅持夢想及初心,是最大力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