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,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。
我知道了

Sandy吳姍儒:練習和自己說沒關係,你的存在本身就值得青睞!

作者:盧智芳  圖片:卓杜信 

大部分人認識吳姍儒,都是透過「主持人」這個角色。不過,這次採訪,吳姍儒對「主持」談得很少,更多的是「寫作」,和她從中自我療癒的歷程。

大部分人認識吳姍儒,都是透過「主持人」這個角色。尤其在2016年,她與父親吳宗憲主持《小明星大跟班》拿下第51屆金鐘獎「綜藝節目主持人獎」,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金鐘綜藝主持人;2019年又與黃子佼以《一呼百應》拿下第54屆金鐘獎「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」,更確立了她「主持界新星」的形象。

不過,這次採訪,吳姍儒對「主持」談得很少,更多的是「寫作」,和她從中自我療癒的歷程。

外型亮麗,聲音清脆,一拿起麥克風就活力十足的吳姍儒,人生中其實也行過一段幽谷。14歲出國當小留學生,21歲回國後本來擔任英語教師,後來才意外進入演藝圈。

自我要求高、凡事都很「ㄍㄧㄥ」的她,是那種念書時即便父母不在身邊監督,也一定晚上10點就回家;為了隔天要工作出鏡,凌晨2點收工後還會繼續運動到4點的「超自律性格」

然而也因為如此,有長達2年時間,她反覆發燒,沒來由的生病,一度被轉診到血液腫瘤科。

當時遇到母親的癌症主治醫生,問她「妳怎麼在這裡?」她才終於掉下眼淚:「我說我不知道,我已經2年找不到原因了,可以幫我嗎?」

透過寫作,她開始正視內在隱藏多時的情緒,「看到很多自己破碎、受傷的樣子,」她說,「但沒關係,好好研究,才不會帶著破碎的狀態和別人相處。是保護別人,也是保護自己,」吳姍儒說。

演藝圈是最殘酷競爭的環境,問她作為「星二代」,與父親共事,壓力大不大?吳姍儒搖搖頭說:「我從來不想證明自己。」

要說「比較」,不如說她更想呈現出一種「父女關係」的新可能——跟父親工作是「可能」有默契且順利的、跟父親搭檔是「可能」彼此扶持探究的、跟父親相處是「可能」開口說愛的。

這一天,吳姍儒展現了和螢幕上不同的另一面。

Q1:寫作對你的意義是什麼?

A:很多人覺得我的夢想「看起來」是進演藝圈,但其實我從來沒有這個計畫。從小唯一能讓我安靜下來,甚至療癒自己的,就是寫作。我7歲就曾經跟爸媽講:「我想要當個作家」。

一直到24歲進演藝圈,大概3、4年前,我開始決定「我要寫一本書」,但當時書的內容、出書目的是什麼都不知道。直到今年29歲了,突然驚覺這件事存在於我的生命中已很長一段時間,我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後悔,或回頭看覺得「媽呀,太幼稚了」,但我想趁現在把所有觀點和想法都記錄下來,包括這10年間的成長和學習。

我想告訴和我年紀相仿的人:第一,You are not alone(你不孤單);第二,很多人都需要被鼓勵,而這鼓勵是存在於我文字當中的。

Q2:演藝圈的經歷對你的文字有影響嗎?

A:演藝圈對我的文字並沒有帶來太大影響,這也是讓我困擾的地方,因為或許很多人期待我會講我在演藝圈怎樣怎樣……。

到現在為止,演藝圈對我來講是份工作,但並沒有成為我的生活。也不是刻意要避開,只是,我覺得我在演藝圈學到的,好像沒有我在真實人生中學到的那麼多。

硬要說起來,反而是我把我平常不能說的事情,放進文字中。畢竟我是主持人,主持人在節目中就像餐廳裡的廚師,大家來是為了吃菜,不是為了廚師。我在很多時候都意識到,我是沒有太多說話時間的。

Q3:那來談談你從真實人生中學習到什麼?哪個人生階段最重要?

A:我14歲出國讀書,21歲回來,28歲生病,好像每7年是個輪迴,生命就破碎一次。

決定出國是因為就那個年紀,我handle(承受)不了台灣的教育體制,但14歲那一年,我就開始當個「媽媽」了,因為我要照顧我妹妹。沒有任何大人帶我出去,我是自己去的。我不認為這有多了不起,但確實是個磨練的開始。

21歲回到台灣,再次碰到的破碎,是reverse cultural shock(逆向文化衝擊)。

明明是回家,但原本的朋友都已離我7年之遠,我只有一個人,然後開始工作。

我進到學校去當老師,一半是快樂的時光,可是另一半卻非常心痛:原來7年過去,教育還是一樣,甚至更糟。我不認為我是個很專業的教育者,但至少我和學生年齡差距不大,我在陪伴他們的時候,看到沒有人有力氣、有熱情去體驗他們的感受。

而我離那段感受不遠,還清楚記得自己是國中生時的被不信任、被拋棄、被打壓、甚至是被糊弄。我明白家長和老師的心情,可是學生還在成長的路上,總不能跟他們說「你們以後就明白了」,他們現在就需要理解。

我花了很大力氣去陪伴學生們。從小學5、6年級到大學教授我都教過。過程中,我發現即便是大學教授,也是需要被理解的,只是當我們成為大人,就忘記心中有個小孩。而我在當老師的那段期間,也因此解決了我在出國以前的那種孤單感。

28歲時,我碰到人生最大的破碎,是生病。

當身體反撲,你才知道什麼叫你不處理壓力,壓力就來處理你。因為過度緊張、焦慮、大量思考,我根本沒辦法睡覺,這些是我沒有對外展現出來的,但它們在身體裡互相攻擊、餵養,有一天就突然爆炸了。

所以,那年我做了件很叛逆的事。我從21歲工作開始,從來沒有休假過。因為生病,我跟公司說要放大假,什麼都不管,去歐洲玩了3個禮拜。回來之後狀態超好,我終於知道:再不去照顧自己,就等於是讓自己持續處於超過負荷的燃燒。

Q4:那麼,你現在看待人生,跟過去最大的不同在哪裡?

我要求高,並不是想和別人比,而是我覺得就是應該做到這裡。只是,很多時候真的不需要。我開始懂得和自己說,不要太專注在那種枝微末節的、未完成的小事。

Q5:想透過寫作傳遞給讀者什麼訊息?

A:就是書名《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》,我內容都還沒寫,就想好書名了。

這幾年講「愛」的聲音太多,「愛」已經被講到一個地步是,大家又不知道什麼是愛了。我想講的是「價值」。如果今天你是一張1千塊,我也是一張1千塊,而我把你這張1千塊揉爛,丟到垃圾桶裡,你的價值有改變嗎?

演藝圈尤其是這樣。我從身邊長輩的口中聽到很多故事,有人眼巴巴地盯著成功,可是獲得那一刻卻是極大的失落。我不要,因為我已經決定了我不要那種失落,所以我不去追逐別人眼中的成功。這是我很基本也很核心的信念。

Q6:這不會使你在演藝圈看起來很另類?

A:我很另類呀,但我覺得滿好的(笑)。我還滿享受這種「特別」。

Q7:最後,你會建議讀者讀完你的書後,馬上去做一件什麼事?

A:當然是寫作。不管怎麼寫或寫得再爛,回頭去看都是最真實和純粹的。任何年紀都應該拿起筆來寫,因為在寫作的當下,就只有你和你自己。

More Q&A

一個人時最喜歡做的事:寫作和做菜。

看過最多遍的電影:《真愛繞圈圈》(Love, Rosie),至少看了7遍以上。它是第一部我在電影院裡哭到走不出來的電影,但卻是部愛情喜劇。

脆弱時為自己打氣的方法:吃好吃的東西。

碰到討厭的人如何面對:完全不理他。如果必須相處的話,就保持距離。

去無人島只能帶一項物品,會帶什麼:電腦,因為可以寫東西。

最欣賞的主持人:艾倫‧狄珍妮(Ellen DeGeneres)。因為她能在訪問人的同時,以不得罪人的方式搞笑。

最想達成的目標:活得好好的。寫作和主持都是非常掏空一個人的工作,不好好生活,是沒辦法當好一個主持人或作家的。

希望別人聽到你的名字時浮現的印象:一個多樣化而有深度的人,因為目前大家看不到(大笑)。

 

陳永儀
不被壓力擊垮:13堂課教你駕馭壓力,走出逆境
NT$2480 NT$1490

精 選 文 章

陳永儀
不被壓力擊垮:13堂課教你駕馭壓力,走出逆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