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,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。
我知道了

看見台灣、翻滾吧阿信…優質國片的背後推手王師:原來台灣觀眾沒有放棄台灣電影!

作者:盧智芳  圖片:廖祐瑲、黃庭予 

在台灣,拍電影難;要懂得賣電影,更難。但投身電影行銷16年的王師說:「幸好有電影出現在我的青春裡。」把他的人生從兜兜轉轉「撿進」一個發光發熱的世界…

如果不是 “Something happened”,今天王師至少是個掛著VP頭銜的外商行銷經理人,儘管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從第一天開始,他看待這份工作就是「眼神死」。

幸好”Something happened”,王師也勇敢誠實地迎向內心的鼓聲,眼前的他穿著T恤短褲,但笑聲響亮、表情放光,他套了一句《我的少女時代》經典台詞大笑說:「謝謝你出現在我的青春裡!」

這讓王師公開「告白」的”something”,把他的人生從兜兜轉轉「撿進」一個發光發熱的世界,它的名字叫「電影」。

在台灣,拍電影難;要懂得賣電影,更難。但投身電影行銷16年,2011年王師與知名監製李烈、跨界文創企業家馬天宗創辦的牽猴子整合行銷,是目前台灣電影產業行銷國片最多的公司,王師更被導演楊力州稱讚是「紀錄片發行第一人」。

不管是創下台灣紀錄片影史2.2億票房的《看見台灣》,還是《翻滾吧!阿信》、《刺客聶隱娘》、《老鷹想飛》、《十二夜2》,以及近記錄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比賽過程的《出發》……,市場端的幕後操盤手都是他。

台大工商管理系畢業的王師回憶,大一時有一科上第一堂課,老師就對台下所有學生說:「如果你今天坐在這邊,還不覺得賺大錢是件天經地義的事,我勸你趕快轉系。」那一刻,「非常震撼,到現在還留在腦袋裡,」王師至今仍記憶猶新,描述時歷歷在目。

儘管他沒有轉系,但卻早就拋開「賺大錢」這回事,如今指引王師踏出每一步,而且在他口中已「退無可退」的,是台灣觀眾在好萊塢、中國、韓國、日本等各國影視文化夾擊下的急迫和使命感。

「如果我們希望台灣是個有文化話語權、有文化輸出力的國家,這是最後的機會。否則等5G時代來臨,資訊流通更快速,我們會永遠淪為文化殖民地,而且一去不回頭。」

一度以為自己是「草莓族」的王師,如何變成「大將」王師?他與《Cheers》難得地聊起這段歷程。

Q:談談你跟電影間的淵源?

A:我從小學起就發現,我的興趣和很大一部分敏感度,是跟藝文相關。高中時還想過考中國文學系。高三拼命念一年,發現有神效(大笑),後來志願填了台大企管,但是老實講,企管念什麼,我也不知道。

結果,我大學成績非常糟糕,延畢一年,初級會計學3修才過。整個5年都處在一種「夢醒時分」、「陰陽魔界」的狀態。(大笑)唯一講的出做得比較有系統的事,就是看小說,和去歷史系上了非常多課。

另外一點,是台大附近有家「大世紀戲院」,本來是首輪戲院。後來它也上映很多藝術片和獨立電影,從《獅子王》、《阿拉丁》到高倉健的《鐵道員》,我都是在那邊看的,100塊錢可以看兩部,非常有意思,吸收了非常多有趣的東西。

當完兵後,我自己很清楚,我跟這個體制格格不入。馬上我也面臨選擇:到底是做大部分行銷商管人會做的事,還是去我有興趣,但既沒有試驗,也沒有實踐過,只是個想像中的應許之地?

既然現實進度已經落後,於是我先暫時拋下所謂「喜歡的事」,選了「大家覺得應該做的事」,進了聯合利華。

說起來,這跟當時考大學一樣,是個不負責任的作法。對這家公司、要做什麼事,沒有太多研究。從到職到離開,大概只做了兩個月。

當時帶我的主管,打開一張像天書般的EXCEL表,告訴我怎麼為一個品牌做規劃,我本來是個很樂觀的人,但在那兩個月間,每天早上起床只覺得「怎麼又天亮了?」看著旁邊的主管、同事走來走去,我坐在電腦前竟然有股強烈抽離感。

離職面談時,老闆問我:「你想做什麼?」我想了想回答:「我想做跟出版或電影有關的事。」

可是心中有另外一番掙扎是:到底這十幾年的求學軌跡,能一夕拋下嗎?

何況家裡非常反對,我媽媽還動用我阿姨來跟我談。她說在她們那一代,沒有人談什麼自我實現或夢想,光是餵飽每張嘴都很難;然而我很清楚,每一代人的生命追尋和社會條件都不同。她講的話,我依舊點滴在心頭,但這次我決定選擇自己覺得正確的路。

Q:後來怎麼踏入這一行?

A:電影或出版工作要去哪裡找?完全不知道。既然大學常混台大誠品,記得門上始終貼著徵人啟事,就上誠品網站丟了履歷。

這過程也很有趣,第二關面試我的是組長,問我希望待遇,我在聯合利華掛”Marketing Specialist”,月薪4萬多塊,出版應該比較辛苦,我就先去零頭再自砍到3萬。

沒想到,對方聽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:「圖書管理專員的薪資是從兩萬到兩萬四不等。」沒辦法,既然走到這一步了,後來我就到了誠品台大店的人文社科書區。

我在誠品雖然只做了3個月,但我參與了誠品在「台大小福店」的展店;另外就是第一次去看金馬影展,又是很大的震撼。

之後認識個朋友,正好在電影公司上班,說他的前一個同事做公關要離職了,問我有沒有興趣試試看,那公司叫騰達國際娛樂,就成了我進這一行的第一份工作。

各種跌跌撞撞中,我第一次覺得可以在這個行業留下來,是因為做了《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》。我非常非常喜歡這部電影,幾乎用了全部的想像力和企劃力,拼命把這部電影在台灣推出去。

以結果來講,非常成功,票房之外,甚至讓蔡康永在《康熙來了》破天荒介紹它,震撼其他同業,問我花了多少錢?我說我沒花錢,只是邀請他來看。

陳文茜也在電台節目和我連線,天哪,我可以和陳文茜連線!對一個26歲的電影公關來說,簡直是光宗耀祖了!(大笑)

我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有「社會適應不良症」或是個「草莓族」。

但當時我終於確定,如果做我喜歡的事,應該可以做出一點成績。

Q:雖然創業成立「牽猴子」後,發行了不少好片。但作為電影發行端,難免要碰到市場與創作間的衝突,你怎麼平衡?

A:不同階段,我有不同的平衡方式。

公司剛成立時,應該先看、先學,當時在業務承接上,確實比較寬鬆。可是後來發覺,一旦標準太寬鬆,反而會出現很大的backfire(反效果)。

在台灣拍片是很辛苦的事,導演把房契、時間都壓進來,當然希望成功,又能得獎,又能賺錢。然而這件事很難,不管是跟出資方或拍攝方,當彼此預期落差太大時,硬接下來,除了做不好,最後我們也很難贏得口碑。

現在,我的原則是,期許自己成為一個99%說實話的人。即使這實話在第一時間不見得中聽,但至少事後能贏得別人的尊敬。例如,雖然我很喜歡你的作品,但票房會打對折甚至少一個零,假如你依然覺得我們可以合作,那我會很樂意服務。

Q:比起劇情片,紀錄片你做得更多。理由是什麼?

A:這可以回溯到2005到2007年。那3年出了幾部很有意思的紀錄片,像《生命》、《無米樂》、《翻滾吧!男孩》……,當年都創造幾百萬到上千萬票房,也拿到獎項。

這是怎麼發生的?從紀錄片工作者的角度,過去他們並沒有太多發聲管道。好,那我們來挑戰最難的好了,上戲院!拷貝、轉檔,簡直貴到不行,但大家夠瘋,就拚了!

這幾部片轟動後,很多人才意識到:原來台灣觀眾沒有放棄台灣電影。他們在這裡看到台灣最有生命力的故事。

一個人要能在職涯中找到養活自己、在大多數時候都很開心、又能跟社會進行有機互動的工作,是很困難的。這一點我很幸運,尤其在紀錄片上。譬如前幾年我們發行了一部紀錄片《老鷹想飛》,後來發生了幾件事,讓我覺得很有意義。

第一是讓全聯引進無農藥契作的萬丹紅豆,就叫「老鷹紅豆」,教育消費者這樣的紅豆更健康;第二是有小學生寫信給鴻海郭台銘董事長,邀請他支持,結果郭董事長除了跟一班小學生一起看電影,還採購了三千多片公播片給全台小學。

做商業片,通常看完就結束了,比較容易影響社會的反而是紀錄片,所以我們公司在劇情片跟紀錄片的發行比例,大概是一比一。

Q:如果有機會自己當導演,你最想拍什麼故事?

A:前陣子看到一則日本新聞,我非常喜歡,喜歡到覺得這故事應該被拍成電影。

那則報導的主題,是日本最重量級的設計獎2018 Good Design Award ,將首獎頒給「寺廟零食俱樂部」,成為有史以來「第一次由和尚抱回的年度設計大獎」。

「寺廟零食俱樂部」是一個由日本奈良寺廟安養寺自發串連,為貧困兒童及家庭建立的食物援助非營利組織平台。發起「寺廟零食俱樂部」的淨土宗僧人松島靖朗說,2013年看到一則年輕單親母子無人聞問、餓死在公寓的新聞,讓他很震撼,所以開始和全日本的寺廟、團體合作,把信眾提供的食物,有系統地發送給需要的家庭。

在得獎理由中提到,所謂好的設計,並不只是圖案漂亮而已,而是能讓這世界更加美好。一樣的,會讓我們記得很久的電影, 也都是關於人性、人的善良和價值如何被延續和放大。

Extra……

看過最多次的電影?
《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》,至少看了10遍以上。
如果去無人島只能帶一部電影陪伴,你會帶?
《新天堂樂園》。裡面談成長、談生命,非常深刻。我希望在無人島上看些有內涵的東西,因為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。(大笑)
如果推薦外星人看一部電影,能最快了解人類這種生物,你會選?
《駭客任務》。它談的是,人類完全是個可以相信巨大謊言而安之若素的物種。外星人如果知道人類這麼愚笨,就會同情我們,不會攻打我們(大笑)。
不考慮可行性,最想發行誰的電影?
陳可辛。陳可辛的作品通俗、感人,同時不論在各種題材上求新求變。青少年時代,我最喜歡的作品幾乎都是陳可辛的。

王師小檔案
1978年生,台大工商管理系畢業,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。投身電影行銷16年,行銷包括《看見台灣》、《總鋪師》、《翻滾吧!阿信》、《出發》……等超過60部電影,涵蓋藝術、紀錄片、商業片等領域。他以群眾募資行銷13部電影,平均達標率250%,號召2萬人參與,有電影群募之王的美譽。

王師
群眾募資:市場前測x社群擴散x方案設計
NT$2480 NT$1490
王師
群眾募資:市場前測x社群擴散x方案設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