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,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,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。
我知道了

一套加減法,從好生活衝出億元商機!

作者:蘇思云  圖片:卓杜信 

富錦樹集團創辦人吳羽傑,從對美好事物的追求出發,舉凡選物、咖啡、台菜,甚至到咖哩、文具和按摩,都曾是他對於「美感生活」的提案。除自有品牌外,吳羽傑用特殊的「販售代行」模式帶入許多潮牌,但也曾因為衝刺過快,2017年經歷了一場重整危機。走過變動,不變的是,吳羽傑對事業的熱情和對細節的堅持,41歲的他要證明,找到別人沒有走過或不敢走的路,「玩」也能打造出無限可能。

平日午後的富錦街,陽光灑進落地窗,兩旁店鋪隱身在綿延綠意裡。正是這片樹蔭和寬敞街道,營造出適合漫步的生活空間,讓富錦樹集團創辦人吳羽傑決定在此開展事業。「舒服,是不用宣傳的,」他這麼說。

41歲的吳羽傑,曾經留日5年,他觀察到日本人「有型」不分年齡,在東京逛街時,時常跟當時還在交往的日籍妻子向原綠感嘆:「為什麼這麼好看的東西,台灣沒有?」於是暗自決定:有一天,一定要把這些好東西帶回台灣。

回顧創業開端,吳羽傑說,他真正想做的不是「開店」,而是打造一條生活產業鏈,讓台灣人體驗各種美好事物。不斷對「美感生活」創造各種提案,也成為富錦樹集團多元有機增生的藍圖。

2016年起,富錦樹集團快速擴張,曾擁有8個代理品牌,從服飾、包包到選物,高峰期有19家店面,營收衝上1.3億元。

但也因衝刺過快,管理與財務亮起紅燈,2017年經歷一場重整危機。現在富錦樹旗下有4個自有品牌和1個代理品牌,共6家店。相較於兩年前180人規模,目前員工人數約80人,但2018年營收規模仍達到1億元。

細節就是門面:連杯子方向都講究

都說美學是門好生意,但要把感性體驗落實為務實經營,當中仍然有道學習曲線,而這兩種DNA的交融,也在吳羽傑身上清晰可見。

關於對「美」的堅持,吳羽傑絕對是標準的「細節控」。

採訪當天,只見吳羽傑不時跟熟客打招呼,週一下午的咖啡廳幾乎滿座,各式型男靚女,好不熱鬧。別看他「阿莎力」地與人交談,實際上,吳羽傑對小地方的重視,簡直到了偏執的地步。

吳羽傑等咖啡時,若他看到牆上畫框有一點歪斜,會立即走去調整,然後退一步、看上至少3秒,確定擺正後再走回來。沒幾分鐘,吳羽傑又再度確認咖啡機旁的兩排外帶杯,杯子上的貼紙是否向外展示。「質感來自細節,差一點,結果就是差很多,」他講得直接。

這種「差一點點也不放過」的執著,同時反映在吳羽傑對穿著打扮的重視上。

「去日本剪髮」是他的例行活動。吳羽傑說,幾年前在日本展演活動「東京女孩展演(Tokyo Girls Collection)」總監的引薦下,日本設計師一見到吳羽傑,就說他的髮型一定要剪得「痞痞的」才好看。吳羽傑「一剪成主顧」,他現在每月去日本出差都會順道理髮,萬一沒空去,也不會找別人代剪。

從髮型到穿搭,吳羽傑都有套哲學。他的口頭禪之一是:男人一定要帥,帥超重要!

先賺機會:不拘泥當下,靠合作創最大值

當然,面臨市場考驗時,「把帥當飯吃」,並非易事。

不喜歡輸的吳羽傑,做事有他敢拚、敢衝的行動派一面。對於目標,吳羽傑有十足的耐心,不惜醞釀多年,在最後一刻「重磅出拳」。

2009年,吳羽傑向他最喜愛的日本時尚潮流品牌BEAMS提出合作邀約,卻因為對方沒有在台灣設點的計畫而遭拒。當時百貨業者如新光三越、SOGO也有意引入,卻都無功而返。

BEAMS後來開出條件,希望用快閃店方式在台灣試水溫,但要吳羽傑先買斷存貨。吳羽傑心一橫,一口氣砸下新台幣4、500萬元,雖然16天快閃店結束後,虧損100多萬,卻開啟後續機會的大門。

他秉持「先開出來給別人看」的企圖心,2012年,吳羽傑開起富錦樹355選物店,一方面想在這個新區域打造出有質感的商圈;另方面要做給BEAMS看:「我跟你的品味在同一個水平。」

後來,BEAMS社長設樂洋來台考察店面時,吳羽傑陪他走遍台北大小商圈,來到富錦街時,吳羽傑以BEAMS歷史對照說:「你看這裡平日沒什麼人,不過,BEAMS 38年前在原宿開店時,離車站有段距離,不也是這樣?」設樂洋當下沒多說什麼,但在2013年,BEAMS正式跟吳羽傑合作開啟台北一號店。

BEAMS本來預計3年回本,結果不到1年就損益兩平。這一仗成功打響吳羽傑與富錦街在日本的知名度,甚至贏得另一位競爭對手UNITED ARROWS的青睞。其他日本指標性的精選概念品牌也紛紛找上門,希望在台灣落地。

只是,猛踩油門的結果,反倒造成組織動盪。2017年吳羽傑放慢速度,深刻體會到品牌擴張時的2個關鍵。

加減法策略:求生也求勝,找未來利基點

以管理來說,溝通不足的確造成人事異動頻繁。當時,吳羽傑希望擴張規模,手上許多現金都拿來租下富錦街一帶的空店面,但不了解的員工自然納悶,公司看起來賺錢,為什麼沒辦法發更多年終獎金?

事後回顧,吳羽傑認為,很多管理誤解來自於核心價值溝通不夠,才讓兩年間換血了一半員工。

其次,吳羽傑開始了解財務金流的重要性。吳羽傑舉例,要開一家「夠帥」的咖啡店,設備與裝潢至少得花600萬元,萬一開店前3個月,生意不如預期,其他人事、水電、租金有無充足現金可支付。一旦周轉金不夠,就容易陷入缺人、缺錢的泥沼。

在2016、2017最艱辛的兩年期間,吳羽傑坦言,他找遍國內外大小投資人與創投,跟公司高階主管算錢算到半夜3點。他一度覺得公司就要倒了。直到2017年3月,投資項目遍及矽谷與大中華地區的創投「心元資本」挹注資金,富錦樹才出現轉機。

當時心元資本創始合夥人鄭博仁到富錦樹餐廳吃飯,之後約在咖啡廳見面。鄭博仁了解富錦樹的財務困境後,找來財務顧問評估,不到1個月就決定投入百萬美元。

如何在已經負債1億多時,還能說服鄭博仁投資新台幣3,000萬元?吳羽傑說,的確不容易,「但也沒有想像那麼難。」

而從鄭博仁的觀點,他投資時與其看機會,更看重個人特質、創業出發點還有對產業帶來的影響,「Jay(吳羽傑)已經在懸崖邊,但他跟我談夢想時,還是那個第一天開始打造夢想的Jay,」鄭博仁說得直接。

鄭博仁認為,吳羽傑擁有成功創業者的特質,不僅瘋狂熱愛、相信自己做的事,失敗時也能誠實面對自己、快速學習。兩人一拍即合,後來也因鄭博仁人脈,陸續帶入2、3000萬元資金,為公司度過難關。

如何在穩中求生再求勝?吳羽傑採用「減法」策略,賠錢的事業先不做。

此外,代理別人的品牌雖賺錢,但一旦做出成績,品牌終究會收回自營。吳羽傑決定更專注在自有品牌上,用「加法」拓展營收,開啟富錦樹規劃活動與策展顧問的生意。今年11月,他還要在富錦街辦音樂節。9月底,富錦樹台菜香檳則將在東京日本橋一帶開店,跨足海外市場。

近半年來,吳羽傑隨身帶著一本手掌大的手札,不時記錄各種沉澱與思考。走過先前的風暴,他寫下「人是英雄,錢是膽」的體會。

不滿足於現狀的吳羽傑,會領著富錦樹繼續開枝散葉,用熱情長出新的綠蔭。

吳羽傑
創業失敗學:產品×財務×人才的13堂生存課
NT$2480 NT$1490
吳羽傑
創業失敗學:產品×財務×人才的13堂生存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