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,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,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。
我知道了

我們與快樂的距離!

作者:賴若函  圖片:pixabay.com 

根據2019年聯合國「世界快樂報告」(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),台灣在156個國家中,高居東亞第1名。這樣的國際讚譽,台灣人怎麼看?事實上,相較於快樂多數,台灣每4人就有1個人陷入憂鬱症前期的「憂鬱情緒」,是不容小覷的數字。不過情緒這回事,說到底,只要勇敢面對,這世界絕對有適合你的解藥。

你今天,快樂嗎?當氣候變遷、政治迫害、經濟動盪成為全球常態,由聯合國每年公布的「世界快樂報告」(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),就成了反向指標。

2019年的結果顯示,台灣的快樂程度連續5年成為東亞第1名,衡量的標準包含經濟表現、自由、政府貪腐程度、健康預期壽命、社會支持等等。

其中的關鍵指標「自由」,台灣分數超高,是中國的3倍、香港的2倍。儘管數據顯示我們具備「快樂」的元素,笑不出來的人卻所在多有,放眼職場上,因著憂鬱太滿越過了線、被貼標籤的人也不在少數。

根據衛福部統計,先不談憂鬱症「患者」約150萬人,在台灣,屬憂鬱症前期的「憂鬱情緒者」高達25%,等於每4人就有1人陷入負面情緒。

我們與快樂的距離,似乎並沒有那麼近。

以教授「心理學和美好生活」聞名的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勞麗‧桑托斯(Laurie Santos),曾根據調查指出,全美的大學生中,有40.1%的人憂鬱到生活無法正常運作;53.1%的人感到無助、絕望;61.4%身處極大的焦慮;64.4%覺得非常孤單。

週間的上午,走進台北市東區的某身心科診所,內裝不管是燈光、裝潢都舒服明亮,播放著輕快的音樂,一旁還有魚缸造景、孩童玩樂區,一點也不像是醫院,大批民眾陸續湧入,沒有事前預約,幾乎不可能當天掛到門診。

坐在診所,你可以看到穿著學生樣的年輕人、西裝筆挺的男人、穿著陸軍T恤的老人、頭髮蓬亂鞋子穿反的女人、帶著眼角淚痕一邊踱步的上班族、熟稔與護士打招呼的中年婦女、甚至還有小孩。

憂鬱情緒,在今日不屬於特定行業、族群,人人都可以是座上賓。近十年韓流橫掃全球,但同時卻也有超過40名韓國藝人自殺,包含韓國25歲女藝人雪莉、28歲歌手具荷拉,近兩個月皆因憂鬱纏身,選擇用極端手段向世界告別。

現象1:身心科十年近倍增,各醫學專科之冠

2017年的衛福部的數據顯示,基層精神科診所共有481家,是十年前的快兩倍,也是各醫學專科中增幅最高的。

環視周遭的人,是否有以下徵兆:持續至少兩年的負面情緒,在工作或求學中,情緒時常感到低落、無法專注;常無精打采感到疲累;胃口不好或暴飲暴食;失眠或嗜睡;沒有自信、對人生失去希望。「如果有兩項以上,特別是工作失能、學習失能等症狀,就可能患有輕度憂鬱了,」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主任王世杰說。

「WHO(世界衛生組織)預估2030年全球最嚴重的兩個疾病——缺血性心臟病、憂鬱症,都跟心情壓力有關,都是文明病。」王世杰常在企業推廣職場健康,發現「人際互動」是上班族最大壓力源,其中基層主管特別容易有憂鬱傾向,「過去的同事,今天要對他下達指令,夾在下屬與上級主管當中,常常感到不被諒解、為難。」

現象2:半數國人有睡眠障礙,憂鬱情緒亦年輕化

「之前相關研究發現,有一半的國人都有睡眠問題,而睡不好的人當中,5成擁有憂鬱傾向。」國人面對失眠的做法,看在王世杰眼裡相當憂心,因為除了用藥,有3〜4成的人會用酒助眠,後果不容小覷。「喝酒很可能成癮,並且是短效,一開始喝啤酒、幾個月後換紅酒,最後要一瓶威士忌才睡得著了,」他嚴肅表示。

「憂鬱症」是疾病,需要長期用藥、追蹤;但是「憂鬱情緒」,是人在遭受壓力時,出現的一種低落、感受不到愉快、沮喪的情緒,只要及早意識處理,就有機會好轉;反之若置之不理,任情況惡化,就有可能陷入憂鬱症。

董氏基金會曾針對「憂鬱情緒」做過3次問卷調查,發現2011年,青少年原本每5個人就有一個處於需要專業協助的「憂鬱情緒」;到了2018年,已下降到七分之一,「這代表年輕人更能自我察覺,面對負面情緒更積極去求助,對於憂鬱症的汙名化降低,」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葉雅馨主任說。

格瑞思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李文中觀察求助者的確有「年輕化」趨勢。「20多歲族群處於面臨畢業、職場奮鬥初期,現在工作不見得好找,變化、競爭也大,年輕人對於未來的焦慮感更深。」她進一步指出,過了30歲,許多人開始貸款買房,同時也得開始照顧父母輩、剛出生的小孩,經濟壓力變得沉重,就有可能會引發憂鬱。

現象3:完美主義文化,造成適應力及抗壓差

探究憂鬱根源,李文中點出華人父母常有「不能犯錯、不准哭、不可以生氣等觀念,使得年輕人過於追求完美,承受挫折能力和適應能力都差。」更甚者,現在的年輕族群,即便生理年齡已經成年,但常常心智尚未成熟,缺乏處理挫折和消極情緒的經驗。

相較於年輕族群較積極求助,長者、上班族擁有憂鬱情緒者的比例卻增加,2018年調查顯示兩者皆在11%左右。「一個家庭會因為某成人的憂鬱情況,造成整個家庭受嚴重影響,」葉雅馨看見職場憂鬱的影響甚鉅,近年帶著董氏基金會的12套紓壓課程,陸續前進74個企業開課,幫助上班族解心結。

「企業要更重視心理健康促進,讓上班族心情不好時,不會怕被另眼相待,願意去求助。」葉雅馨鼓勵一般大眾可善加利用董氏基金會「憂鬱情緒檢視表」自我檢視,「人的狀態本就會起起伏伏,要記錄你的週期性。」目前相關檢測量表不少,包含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,也開發出「過勞量表檢測」及「簡易工作壓力量表檢測」,都是檢視工作壓力、情緒狀態的好工具。

解決憂鬱情緒,有多重管道,最常見的是尋求醫學專業協助。王世杰強調,「如果已經有明顯的功能受損,例如拒學、注意力不集中、上班常請假;或是有明顯的自殺風險,就要儘早看精神科,透過藥物效果快。」

現象4:憂鬱成因複雜,各式治療法湧現

至於情況相較輕微者,可考慮求助心理諮商,但要有長期抗戰的準備。「我們鼓勵來談的人,不要只想要來諮商一次,就希望能解決情緒困擾,通常是不可能的。」李文中說,療程快則1、2個月,長則1、2年,需要視其成長經驗、原生家庭、目前生活壓力、社會支持程度、遺傳因素等複雜的程度,以及當事人想要處理的深度,決定結案所需的時間。

當憂鬱成為全球最嚴重文明病,「自助」也成了重要課題,網路、坊間、媒體多有探討如何透過運動、飲食保持心靈健康;又或者轉向近年興起的睡眠門診、藝術治療,也是可紓解憂鬱心結的選項,畢竟人生很多時候正如電影《愛情藥不藥》的名台詞,「快樂不代表一切都很完美,而是選擇不去糾結那些不完美。」

陳永儀
不被壓力擊垮:13堂課教你駕馭壓力,走出逆境
NT$2480 NT$1490

精 選 文 章

陳永儀
不被壓力擊垮:13堂課教你駕馭壓力,走出逆境